空氣溼涼,剛下過雨的陽台,半乾。

她默默的扶起其中一株仍沾著水氣的白山茶,俐落的橫倒,敲擊,一扶一轉間,沒落下多少泥的山茶裹著根,已經準備好在她的手上。

涼爽的早晨,一向是為花換盆的好日子。

時節已為冬,可在她家一向難得寒冷,更多的是像這樣略帶涼意的日子,大波斯菊嬌豔動人的盛開著,帶點囂張的氣燄,頗有和七星山上的秋芒別苗頭的味道,隨手摘下幾片枯黃、她微笑不插手,等會兒還要幫蝴蝶蘭整枝呢,難得的好時光可不能浪費、
特別是像今天這般,難得可以靜靜獨處的日子。

其實今天,她本來是沒打算整理陽台的。
其實今天,她本來是有約的。
只不過在最終,她取消了。
為了什麼?或者可以說是一種名為固執的任性吧。她自笑。

她的記憶回到了前陣子的秋宴上。

一盞秋茗適合配上一盒精緻的和果子,而美景總在剎那之間。
那個人總是這麼說,然後如此微笑著、微帶懷念的看著自己。

他的懷念中帶著什麼意味,她微微感受到、但不太放在心上,畢竟,沒必要去計較這是什麼、當下溫暖的氣氛更來的重要,她一向如此認為。
而記憶總是會騙人的。
特別是她的記憶。

白山茶比較起其他盆景、並不算長的特別茂盛,墨綠色的葉片微敞、帶點不干願的姿態,青色的枝芽藏在末梢、提醒著她使力務必輕柔,一點過多的勁道都有可能傷著它。
泥土的芬芳撲鼻而來,她輕快的將一個個空盆排好, 打量著哪一個最適合成為它的新居。
一個合適的花盆關系著它的未來生長,過大的花盆不易控制水份與施肥,過小的花盆則會抑制了它的根與保水,這很重要。

她不急,經驗告訴她、做的好總是比貪快要來的好。
她待整理的記憶也是如此。

她曾經有過很多位上司,總是匆匆的來,最後又匆匆的走,來的時候總是帶著過多的記憶強要她記住,這一任急著消除上一任的、再急著教她「正確的記憶」
而他、也是其中之一。她的境遇,實在說不上好、但也說不上真的太壞,畢竟她還有太多東西要學了。
只不過,偶爾在午夜夢迴的時刻、過多的分不清記憶突然排山而來,讓她招架不住而苦惱。
夢境之中,也包括他在內。

看著自己撥著泥的手,心中浮起了他的面容。
現在和他的相處大部份時間都是很愉快的,至於分開之前的記憶,她已經逐漸記不清,這可能是上司的影響,她是個重實際的人、現在她其實不太在意記得這些還能夠做些什麼。可是、她也不太想看到他失落的表情。
她知道、他期待自己一如既往的、如他所希望般的,記得他、喜歡他、還有那過往二人的一切。

那就假裝記得吧。她已經不太在意那段時間是否真的如此美好,既然他如此希望的話。
她並不誠實。或者該說、沒有如他所希望的那般可愛又誠實、她淡淡的笑了起來。
而她、已經習慣了面對他時的笑而不答。

記憶總是隨著時間變得更加虛緲、徒留成為了一抹汙痕,而每一次的回想、終究只成為了虛構與投影下的假設,
也許所有的記憶在最終都會化為血、流入土壤裡。
一點一滴、如同夏去秋來的一片片落葉、逐漸的附蓋住所有的土地。
分解、再構築、化為明春新生命的養分。

陽光、剌目。月見草的清香,就如同那個人身上好聞的乾淨氣味,明朗的如今日陽光

她明明期待著與他的見面、為何偏偏這回卻拒絕了

一時間的晃神讓她停下了手邊工作,苦笑,這次是對著自己

畢竟
花的換盆

還沒有結束啊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去年冬天的短文。無糖。

現在菊--->|<---梅 這篇文章對我來說是最接近想要描寫的一種狀態與面像吧
一直下筆的很辛苦,也不能算是很滿意~結果來說、寫得最開心的部份都是花(笑)

創作者介紹

陰晴圓缺

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