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某些原因讓本來可以用平常心看待這些事情爆了。

這個梗放在這邊,是用來提醒自己忍耐。

不要逼我婊菊子梅。灣沒有喜歡菊的義務,菊也是。

我並不想畫這個梗。

 

-

紅。染了一地,也模糊了她的視線。

身旁為了保護她的同胞,連呻吟聲也一起失去了活著的氣息

哀傷、痛苦、以及不斷累積的仇恨,終究敵不過最後籠罩一切…純粹的恐懼。

她剩下的意識,只能無言盯著平靜舉著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沒有笑容的男子

「回答呢?」

「…我…我以後都會乖乖聽你的話的。」

-

「好乖好乖~」

平常不太露出表情的男子,滿臉讚許的摸摸女孩的頭

小女孩細瘦的身形微微抽高了一些,笑的很開心的表情中又帶著一絲得意
如果能假裝沒看到她宛如死魚眼般的眼睛就更好了。

「我啊~」

-

「我啊~最喜歡菊了~!」

不能再用小女孩稱呼了,已經是個頭戴雙花的少女
不變的是那開懷的笑臉,變的是那不同以往、明亮的雙眼
她興奮又開心的拉著男子的衣袖,盡管二人早已無任何關系、也不顧四周人的視線、還有男子有些窘迫的臉紅

如此大喊出聲。

 

『因為如果連我都不喜歡他的話,他不就太可憐了嗎~ 』

她如此低聲的對自己說著。

創作者介紹

陰晴圓缺

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