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灣前提。灣x灣妄想

-

在那個時候,我的記憶一直都是由別人所決定的。

(牽著菊的手的灣,抱住受傷的菊的灣,牽著耀的手的灣,抱住受傷的耀的灣)

-

「妳就是我,我就是妳。」「但妳不是我,我不是妳。」

二人對望,對看,站起。

「我喜歡菊,我討厭耀…」「我喜歡的是耀…我討厭菊」

「「所以,妳很礙事。」」

槍響,一片血泊

-

茶的香氣,四溢。

「我真搞不懂,為什麼東方人喜歡喝這麼苦的東西,亞瑟至少還會放顆糖~」

「美國先生喜歡的咖啡,不也很苦嗎?」泡茶的手沒停。「請用~」

「說的也是啦…」接過,眉頭皺起。

「…說起來,老師和日本先生都很喜歡呢、像茶這樣的東西。」(微笑)「因為是老人的關系嘛…」繼續側身收拾。

「妳呢?不喜歡嗎?」(現在的妳,是『誰』呢?)

「喜歡啊~」(你說呢~)

 

--

休息了一星期,覺得還是一切開自體發電吧,想通了因為自已的萌點就在那邊,才怎樣都沒辦法手下留情,

菊家的菊梅創作就是因為灣最大的價值在於"灣很喜歡菊"這件事,才能讓菊家人萌,所以也沒啥好說的。

因此、畫自己的稿吧~沒必要跟對方和自己過不去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陰晴圓缺

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