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爾她會湧起一股想要弄亂他黑髮的欲望

大概是在午後陽光下、看著他安靜而熟睡的臉龐的時候吧

大概也是在深夜的矮桌前,看著他穿著軍服沈默著坐著的時候吧

黑髮總是整整齊齊,又一絲不苟

她討厭,卻說不上來為什麼

咬著筆,寫給"某位老師"的信紙依然不順利

所以她伸手,撥亂了他的黑髮

「怎麼了?」微微吃驚的,撥著橘子的手停了下來、抬頭看她。

「因為果然還是亂掉比較好看啊~」

創作者介紹

陰晴圓缺

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