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家的小灣太棒了,我黑灣封印完全解禁!!(揍)

奇…妙的走甜了(?

--

是夜,露水沾濕窗櫺,曉色未明前,橘黃的燈火燃燒著牆上人影,似鬼魅般的靜縊,只有微弱的披衣動作自床邊響起

「要走了嗎?」女子輕聲說,聲音中有著一絲甜蜜的嬌媚,撐起黑髮的手如同貓兒般的優雅,似笑非笑。

男子穿衣的動作略停。「…我們不該如此的」
末聲,是壓抑下的沈默。

女子輕笑,雪白的藕臂不顧身下的未著寸縷,勾上男子的肩,是惡魔的耳語
「這麼害怕被老師和阿爾弗雷德發現嗎?本.田.先.生。你真的是個膽小鬼呢~」

男子秀氣的臉龐閃過一絲難堪與尷尬,但在下一刻即回復為平日的面無表情,
女子不在意,她確實抓到了他的動搖,略為使力,拉下他的衣,將他推回床,輕舔他的耳垂。
「怎麼~無話可說了?」

「…是妳故意引誘我的。」男子掙扎著,但雙手仍不敢推開她,正確來說是碰觸,他恐懼自己因為回想起剛才的美好而失控。 

「可是你不也明明很享受不是~」絲毫沒有生氣的、女子笑的很開心,燦爛如花。她毫不在乎的壓上男子。黑髮如瀑布般的洩下,直到看不清表情。

「討厭的話,就推開我啊~」有些嬌、有些甜、有些不捨…及些許的寂寞。

「…傷腦筯啊。」嘆口氣,他知道自己就是這樣才總是拒絕不了,明明上司已經一再的跟他耳提命令了。

畢竟所謂的偷情,是建立在不可曝光、不可說破的條件下。

創作者介紹

陰晴圓缺

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